後代崇拜-馬君輔創作個展
offspring worship: A Solo Exhibition of Chun-Fu Ma

2017初夏時節,「好思當代—台北館」特邀青年藝術家馬君輔,舉辦「後代崇拜」創作個展;北藝大科藝所畢業的馬君輔,是很能從容遊藝於繪畫、 雕塑、 裝置、新媒體等不同媒材的自由創作者,但他也期許自我能同時發揮社會觀察/文化省思/歷史閱讀的多重角色。

馬君輔本次創作個展的內容和主軸,即有意以自家小孩為模特兒所完成的系列畫作,來揭提和詮釋,在今日普遍少子化的小家庭中,已明顯出現從「祖先崇拜」的老傳統過渡到「後代崇拜」的一種新文化。馬君輔所關探討的家庭及社會文化變遷議題也許是嚴肅的,但他的畫風表現及語境鋪陳毋寧是溫馨細膩而不失幽默情懷的。在他筆下,面貌可愛、神情天真、幸福爛漫的孩童,反覆以一種【小祖宗】的姿態扮相和聖像圖騰的意味包裝出現,這批畫作,除了不斷反映出大人們對後代的重度呵護和殷殷期許,另一方面也暗示了當代社會透過「家庭」這個基本單元正在形成的另一種價值體系和行為框架。

This Spring of 2017, the Haohaus gallery invited the artist – Chun-Fu Ma to hold his exhibition-Offspring Worship: A Solo Exhibition of Chun-Fu Ma. He graduated from Graduate School of New Media, National Taipei University of Arts, and also, he was a versatile artist who is good at painting, sculpture, installation, new media, in many different ways. He also expected that he can play multiple meanings, such as a social observer, a cultural thinker, and a history interpreter at the same time.

Ma’s paintings focused on the topic about a series of a model by his child for the purpose to explain the cultural phenomenon that the traditional “ancestral worship” is now becoming “:offspring worship”. Ma’s issues discussed in the family and socio-cultural changes may be serious, but his distinct style is rather warm and humorous. The child he pictured was always innocent and happy, playing a character repeatedly in a kind of little ancestors with iconic totem. This works reflected parent’s overprotection and expectation, on the other hand, implied the new family’s system and frame was brought about in these days.

嚴重程式問題!!!

 

馬君輔 | Wa Chun Fu

1977年生

集合科技藝術家、電影創作者、設計師等多重角色,作品獨樹一格。國內藝評指出,

他的作品有強烈的叛逆性格與濃厚的文學觸感,是位創意十足的藝術創作者。

 

學歷|

2006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 ,國立台北藝術, 台北, 台灣

2003媒體傳達設計',實踐大學,台北,台灣

 

經歷|

個展|

2014「裙花亂舞Dreamwalker」智邦藝術基金會,台灣新竹。

2014「天花亂綴DayDream」台南索卡藝術中心個展,台灣台南。

2011「百花繚亂SamPlexity」台北索卡藝術中心個展,台灣台北。

2009「兒童之國Kodomo kingdom」台南索卡藝術中心個展,台灣台南。

2009「兒童製造Kodomo Manufacture」台北數位藝術中心開幕個展,台灣台北。

2008「馬君輔個展」CIGE 2008中藝博國際畫廊博覽會,索卡當代藝術中心,中國北京。

2008「愛馬4 MA’s4」馬君輔北京個展,愛你米克斯藝術空間,中國北京。

2007「Elixir」馬君輔紐約個展onishi gallery,美國紐約。

2006「馬君輔動畫短片啟蒙集」第十九屆新加坡國際影展特別單,新加坡。

2004「新導演Tailly High影展─尋找國片的明日之星」,《馬君輔動畫短片啟蒙集》,光點台北,台灣台北。

聯展|

2016 「夢棲2015「漾」藝術博覽會,駁二藝術特區,高雄

2015「變」形而上藝術中心,台北,台灣

2014「愛你一生一世:動漫美學雙年展」,高美館,台灣

2013「台北國際畫廊博覽會,市貿中心,台北,台灣

2013「此時此處」,索卡藝術中心個展,台北,台灣

2013「標新.立意」,台中國美館,台灣

2012「T-ART中藝術博覽會」,台中,台灣

2011「北京藝術博覽會」,北京,中國

2011「百花繚亂SamPlexity」,索卡藝術中心個展,台北,台灣

2011「台北國際畫廊博覽會,市貿中心,台北,台灣

2011「Future Pass」,第54屆威尼斯雙年展,威尼斯,義大利

2010「動漫美學雙年展-視覺突擊.動漫特攻」,今日美術館,北京

2010「台北國際畫廊博覽會」,市貿中心,台北,台灣

2009「Comedies喜劇」,關渡美術館,台北,台灣

2009「美麗境界」,亞洲當代藝術群展索卡藝術中心,台北,台灣

2009「衡溫」-冷介面中的創作溫感 ,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2009「我‧ 心」—亞洲當代新藝術群展,索卡藝術中心,北京,中國

2009「臍帶 期待」,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台灣

2009「動漫美學百像」,林達藝術中心(北京、印度、新加坡)

2008「亞州當代藝術群展」,索卡藝術中心,台南,台灣

2008「Boys gone wild」就在藝術 藝術中心,台北,台灣

2008 首爾國際畫廊博覽會,首爾,韓國

2008「漫天動海」藝術家聯展,林達藝術中心,上海

2008 台北國際畫廊博覽會,市貿中心,台北,台灣

2008 大阪藝術博覽會,首都藝術中心,大阪,日本

 

尚無圖片

2008「中國當代藝術家聯展」,中國廣場藝術中心,紐約,美國

2008「漫」—兩岸藝術家對照展,首都藝術中心,台北,台灣

2008「月亮河雕塑藝術節」,月亮河美術館,北京,中國

2008「樂園」—東方當代藝術展,快樂公社藝術中心,北京,中國

2008 CIGE 2008中藝博國際畫廊博覽會—馬君輔個展,索卡當代藝術中心,北京,中國

2008「別處動畫」—北京當代藝術聯展,別處空間藝術中心,北京798,中國

2008「動漫美學超連結」,月亮河美術館,北京,中國

2007「動漫美學雙年展」:從現代性到永恆,上海MOCA,上海,中國

2007「3L4D 動漫美學新世紀」,國立國父紀念館,台北,台灣

2007 EXIT藝術節「AniManga」國際動漫展,巴黎,法國

2006釜山雙年展,釜山,韓國

2006「慢」SlowTech , MOCA,台北,台灣

2006「非黑之境」科技藝術展,華山藝文特區,台北,台灣

2006第二屆中國國際動漫產業博覽會國外原創作品展 ,上海,中國

2006第五屆澳門國際數碼錄影藝術展 ,澳門

2005 第二屆溫州街藝術季,溫州街,台北,台灣

2004「虛擬的愛」-當代新異術"國際展 ,MOCA,台北,台灣

 

獲獎|

2014第14屆台灣國際藝術協會美展-入選

2014第61屆中部美術展-入選

2014華梵大學美術與文創學系系展西畫類-第二名

2013華梵大學美術與文創學系系展「lost view」西畫類-第一名

2012華梵大學22屆校慶師生特展西畫類-第三名

2011彰化市第四屆美術新人獎大專組-入選

 

影展經歷|

2007 亞洲影展,Cornerhouse藝術中心

尚無圖片

2006「香港亞洲電影節」,香港

2006 廣島動畫影展,廣島,日本

2006在迷失中延伸,吉隆坡,馬來西亞

2006「台灣焦點」Morbegno影展,義大利

2006釜山亞洲短片影展,釜山,韓國

2006首爾短片影展,首爾,韓國

2006台拉維夫國際學生影展 ,以色列

2006歐洲媒體藝術展,德國

2006 lille短片影展 ,法國

2006第十一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ifva)「Asian New Force組」,香港藝術中心,香港

2005第五屆南方影展 (台南,高雄) ,台灣

2005台北金馬影展國際數位短片競賽 ,華納威秀,台北,台灣

2005第十屆釜山國際影展 ,釜山,韓國

2005第七屆台北電影節 ,中山堂,台北,台灣

2005城市遊牧電影節 ,寶藏岩,台北,台灣

2004光點電影院「當我喊出開麥拉影展」,光點台北,台北,台灣

2004 「雙邊文化--香港亞洲電影節」,香港藝術中心,香港

2004 第一屆TIAF台灣國際動畫影展 ,台北,台灣

 

收藏紀錄|

2016 夢境工廠,青年藝術家作品購藏計畫 ,國美館作品典藏,台中,台灣

2014 蔥蘢建隊,青年藝術家作品購藏計畫 ,國美館作品典藏,台中,台灣

2011 睡眠計算,青年藝術家作品購藏計畫 ,國美館作品典藏,台中,台灣

 

公共藝術|

2015「光之翼Wings Of Honour」清泉崗基地,台中

2015「艦構Matrix」崇倫國中,台中

2014「天紀線Sky Line」空軍官區公共藝術設置案,高雄

2013「載體Symbiosis」台中文化創意園區,台中

2012「雲顛LAPUTA簡約中的光藝術 高雄駁二藝術特區,高雄

創作自述

薩滿風飛天義大利麵物哀神教─從祖先崇拜到崇拜後代
從虎開始:
以1895年5月23日至10月期間於臺灣建立的「臺灣民主國國旗」做為延伸,因其樣式為藍地黃虎,又稱「藍地黃虎旗」注1。
兩件「彩紅戰士」作品的老虎眼睛分別為白晝、闇暝與太極陰陽,象徵「日夜護國」。
神話初始;
「彩紅戰士」(PAHANA)注2來自為印地安人的預言傳說,彩紅戰士印第安信仰的救世主,從東方從過去從未知而來和平的使者(Peace of pepple)。
印第安與北亞中亞的傳統民族一般,皆有著類似的「薩滿」(Shamanism) 注3信仰 注3;「薩滿」象徵著「知識」、「療癒」與「力量」。
「薩滿」為手持神器(擋子)身披動物毛皮(如鷹、虎、熊等)擅長巫覡之術的司祭。「薩滿」藉由穿著動物的靈力與神鬼及祖先溝通,並相信一種萬物有靈天地合一的宇宙觀。對比延伸到中國漢族商周出土的銅器(禮器),大量出現的「饕餮神獸」 (Gluttonous)紋飾。
注4「饕餮食人」的紋飾符號亦被解讀為一種「薩滿」儀式的證據,青銅禮器與甲骨文等同於今日的祭祀儀式敬神拜鬼及祖靈庇護。恰如漢族文化是以「文字」(倉頡造字)非語言(拼音)而集合成的民族,種種型塑了現在我們「祖先崇拜」的一種「泛靈信仰」(animism);及宗教與民間信仰輪迴觀念下的祖先投胎子孫機制,完全而異於西方的「智慧創世論」(intelligent design)。
祖先泛靈如影隨形。是子孫還是小祖宗?如同嬰孩抓週古禮,頭戴虎帽腳踏虎鞋身穿五毒兜;沒有了「跳大神」注5 仍留下了空泛的「薩滿」儀式。
取而帶之的熱情在於新生命的「可愛」(Kawaii文化可愛さ)注6,也許是對於懵懂稚嫩童心未泯的愛慕不捨;一種「物哀」注7(物の哀れ)式的感時幽情。
和製漢語「可愛」也許才是今日之信仰,我試圖透過消費與飼育調教完成與祖宗偉大的神鬼儀式,在這迎向「童年消逝」的年代。注8
儀式的內容可以是一趟食麵(PASTA)之旅,祭奠著荒誕的「飛天義大利麵神教」(The Church of the Flying Spaghetti Monster)。注9
選擇相信其實世界是由一個會飛的義大利麵怪物創造的,而這個怪物竟然就是唯一的真神「麵神」。
信仰是神造或是人造?在此,我試圖透過繪畫擬造「物種起源」的「薩滿風神話」為此信仰服務。

注1;藍底黃虎旗幟
於1895年5月23日成立的臺灣民主國,以「藍地黃虎旗」為國旗。當時台灣為清國的領土,因《馬關條約》將臺灣和澎湖割讓給日本。為免於被割讓,宣布成立「台灣民主國」,推舉台灣巡撫唐景崧為大總統。因其樣式為藍地黃虎,又稱「藍地黃虎旗」,同日,唐景崧發表「臺灣民主國獨立宣言」。
過去一直被認為只有單面,國立臺灣博物館經過1年半的考證修復,2012年確定黃虎旗原來是雙面。正反2面的老虎眼睛分別為白晝、闇暝與太極陰陽,象徵「日夜護國」
注2;來自東方的神聖力量(PAHANA)彌勒佛組、彌賽亞
印第安人(Indians),亦作Amerindian或Amerind,是對除因纽特人外的所有美洲原住民的總稱。美洲土著居民中的绝大多数为印第安人,分布于南北美洲各國,傳统将其划歸蒙古人种美洲支系。现今蒙古人與美洲的印第安人可能擁有共同祖先。美國阿留申群岛和阿拉斯加州的许多地名是蒙古語或接近蒙古語。
彩虹戰士的傳說祖先們说,淺色皮膚的人將乘着带白色大翅膀的如同巨鸟一样的巨大木舟從東面的海上来。船上下来的人也像大鸟一样,但他们有两只不一樣的脚。他们的脚一只像鸽子脚,另一只像鹰爪。像鸽子的脚代表了和平、爱、仁慈和美好的信仰,而像鹰爪的脚则象征贪婪、物欲、技術力量和好戰的性情。
由于人們無休止的對物质的欲望,地球上到處是廢水、廢渣,空氣中烏烟瘴氣,本来可以清潔地球的雨水也带上了毒素,森林整片地死去。
就在这时,東方出现了新的曙光,印第安人重新獲得了力量,自尊和智慧。
傳说他们與许多淺色皮膚的兄弟姐妹一起开始努力改变地球。這些淺色皮膚的兄弟姐妹據说其實是從前被白人殖民者殺死和奴役的印第安人靈魂。
这些靈魂托生於各種肤色的人回到世界上,有红種人、白種人、黄種人和黑種人。他们像彩虹的七種颜色一樣團结在一起,教育全世界的人類如何爱護、尊重地球母親,教育大家我們人類是地球母親的一部分。
在彩虹的旗幟下,所有種族和所有信仰的人們都將聯合起来,向四處传播人類應與地球上的其他生物和睦相處的觀念。
具有這種意識的人將成为“彩虹战士”。
注3;「薩滿」
來自滿語及其他通古斯語族語言。此詞語在通古斯語中是「智者」、「曉徹」的意思。
薩滿教認為,天地生靈都是有溝通的可能的,通過薩滿的各種儀式活動,能夠與某些生靈,特別是與有修為者進行溝通,從而到達問卜、醫療,甚至控制天氣的目的。
薩滿教是分布於北亞一類巫覡宗敎,包括滿族薩滿敎、蒙古族薩滿敎、中亞薩滿敎、西伯利亞薩滿敎。薩滿(珊蠻)
曾被認為有控制天氣、預言、解夢、占星以及旅行到天堂或者地獄的能力。薩滿教傳統始於史前時代並且遍布世界。
最崇拜薩滿教的地方是伏爾加河流域、芬蘭人種居住的地區、東西伯利亞與西西伯利亞。滿洲人的祖先女真人,也曾信奉薩滿教,直到公元11世紀。
注4;饕餮外型
商周两代的饕餮纹類型很多,有的像龍、像虎、像牛、像鹿、像山魈;还有的像鳥、像鳳、像人。而在諸纹飾中,以饕餮纹為虎形的認知最廣。在古代,虎亦為很重要的通天神獸,巫师乘虎的造型在後世文物中多有出现。獸面纹所指稱的神獸的真正名稱與原型早已沉埋在不可復现的年代之中,後人因其面相凶恶、神秘、恐怖,有些又口含人首,故赐名為饕餮。
注5;跳大神
薩滿教的一大特色是每一儀式必須以火獻祭。薩滿師通過一系列的原始舞蹈,包括肢體語言,薩滿歌訣,以及專用的神靈溝通器具來進行與薩滿教派的神或仙進行溝通。在東北流傳著「跳大神」的活動,也就是薩滿教派僅剩下的遺產。薩滿教雖是原生教派,卻沒有廣泛地流傳下來。
注6;可愛美學
「凡是小的東西,全都可愛。」日本從平安時代清少納言的《枕草子》中便可看出“Kawaii”。清少納言在“美麗的事物(可愛的事物)”中列舉了“想要吃西瓜時的高興的神情”,小孩子天真無邪的動作,麻雀的幼雛,還有小人偶等。從幼小的人或動物,未成熟的東西,以及小東西等的“尚未成熟,尚不完整”中捕捉到“Kawaii”的感覺。「尚未完全盛開、但未來能綻放美麗的事物」。
注7;物哀美學
觸碰、目見、耳聞時觸發產生的深切的情趣和哀愁。接觸遠離日常的事物時內心深處產生的感嘆,卻什麼也說不出來的感情。物哀(日語:物の哀れ/もののあはれ Mono no aware、もののあわれ、物の哀れ)是日本平安時代的王朝文學上重要的文學審美理念之一。在文學上,主要是通過寫一些景物,例如蕭條的冬景、殘破的一處小山丘等等,來表達和宣洩人物內心深處的哀傷和幽情、以及對人世無常的感慨。
注8;《童年的消逝》
人類學家米德曾將電視比喻為兒童的「第二個父母」,經由這個電力與符號組成的黑盒子,成人世界的病痛、暴力、無能和混亂正源源不絕地灌輸到兒童腦中……神秘不再,敬畏不再。
在這個變遷迅速、資訊暢通的科技世界中,童話正在消逝,童年也正在消逝!
注9;飛天義大利麵神教
「飛天意麵神教」被荷蘭認證為合法宗教。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物理學畢業生博比•亨德森(Bobby Henderson)為了諷刺美國堪薩斯州教育委員會將智能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一種有神創論傾向的觀點)和進化論(Evolution)一同納入公立學校的課程,於2005年提出了一種名為「飛天意麵神教」(The Church of the Flying Spaghetti Monster,又名 Pastafarianism,簡稱飛麵神教)的「信仰」,聲稱世界是由一個會飛的意麵怪物創造的,而這個怪物就是唯一的真神(即「麵神」)
並提出飛麵神教應與智能設計論和進化論享有同等地位。

展覽名稱│ 後代崇拜馬君輔創作個展

展期│ 2017/05/06(Sat.) – 2017/06/11(Sun.)   

開幕茶會│ 2017/05/06(Sat.) 14:30  好思當代・台北  

展覽地點│ 好思當代‧台北 (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13號3樓) 

分享